怒江在线,怒江新闻网,怒江信息网,怒江信息港,怒江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怒江汽车 >

潼关高速路乱收费 车主被罚愤然自尽(图)

时间:2018-01-14 07:2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潼关高速路乱收费 车主被罚愤然自尽(图)

 


陕西潼关高速路收费站

 


车主展示罚款票据

  陕西潼关,北隔黄河与山西相望,东临涵谷与河南接壤,同时黄河、渭河又在这里交汇,素有“鸡叫听三省”的交通要冲之称。连霍高速公路开通后,潼关作为陕西省的东大门,窗口地位更显重要。然而,去年以来,陕西省潼关县工商局却利用这一“风水宝地”,大发横财。他们多次在连霍高速陕西潼关收费站处,强行对入境的货车进行拦截,以货物有质量问题为由进行罚款,数额一般都在万元以上,而且不出具任何凭证,不少车主把潼关戏称为“鬼门关”。 河南省巩义市一车主,因在过潼关时被工商人员非**罚款2.7万元后,不堪重负,回家后竟服毒自尽。

  张建勋之死引起了河南省巩义市数十车主,以及在西安经商的上百河南商户的强烈不满。他们自发组织起来,前往潼关县工商局讨要说**。在采集了相关录音等证据材料后,自今年4月28日起,百名商户代表联合签名,将一封封****信不断寄到陕西省的有关局委,以及本报和陕西的新闻单位…… 5月17日,本报热线新闻部派出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——

  工商人员高速乱收罚款“收走”人命

  陕西潼关咋就变成了“鬼门关”?!

  第一部分:刚进陕西就被扣下 黑白不分以罚代**

  一、工商高速查车 罚款逼出人命

  在连霍高速上被陕西潼关县工商局经检大队非**罚款后,家住河南巩义市鲁庄镇安头村的张建勋服毒自尽。

  5月17日,张建勋的弟弟张建伟向记者哭诉了哥哥的不幸遭遇。2005年1月,张建勋以**诟犊畹姆绞铰蛄艘涣径缁醭低靼才茉耸洹2005年7月26日凌晨3时许,当他开车经过连霍高速潼关高速收费站时,被守在那里的潼关县工商局经检大队队长支忠民和潼关县****局的一位张姓队长带人强行拦住,之后,把他的货车从高速上押到潼关县****局交**队停车场内。在各种手续都十**肴⒑**的情况下,他们执意说张建勋车上装运的电线不合格,罚款5万元。张建勋随即把货主叫了过去出示商品合格证。但是,支忠民却说:“要是叫我看你们商品合格****,我就罚你们5万元;如果我不看,就罚你们3万元!”

  经双方讨价还价,张建勋的货车被扣了两天,交纳2.7万元的罚款后才被放行。支忠民等人在收到罚款后,并没有给出具任何票据,当张建勋索要时,支忠民只是要张建勋留下电话,称他们很快会给邮寄过去。

  张建勋在被罚款后,西安的一些业务客户认为其太“晦气”,终止了和他的运输业务。看到货车搁置在家,已被银行按揭贷款压得不堪重负的张建勋整日一愁不展。他曾多次对人说:潼关县工商局经检大队队长支忠民等人,非把我逼死不可!我死了,变成鬼也要去找支忠民等人去算账!

  悲剧终于发生了——2005年12月18日,张建勋在家服毒****。

  二、罚款不开票据 声称给你寄去

  张建伟说,哥哥死后,将两个不满10岁的孩子留给了他,并承担了哥哥的所有债务。同时,开起了哥哥的货车,但却一直不敢往陕西送货。

  今年3月21日,张建伟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决定送货陕西。但是,“祸不单行”,他的车刚从连霍高速潼关收费站出来,就有几个穿着便衣的人要上前拦车,“当时,我还以为是歹徒,就加大了油门,可谁知一辆桑塔纳( 报价; 图片)和一辆皮卡( 报价; 图片)车在后面紧追不放”。当车驶到渭南市境内时,突然后面一声**响,他紧急减速,后面的车随即跟了上来将其拦下。

  潼关县工商局经检大队队长支忠民等人从车上下来对他说:我们都开**了,你还敢往前跑啊?随后,张建伟的车被带到了潼关县工商局。

  支忠民等人不分青红皂白,就要对他罚款3万元。经过讨价换价后,张建伟交纳了1.5万元罚款才被放行。支忠民等人在收到罚款后,也没有开具任何票据。

  巩义市鲁庄乡苏家庄村的村民祖鹏旭向记者反映,他和朋友赵志宽四处拼凑五六万元买了一辆厢式小货车搞经营。去年11月份,在经过连霍高速潼关收费站时,被潼关县工商人员拦住,经苦苦哀求,交纳了1.5万元罚款后,才被放行。

  过了六七天,他们又去陕西送货,意想不到的是,车刚出潼关收费站,就又被潼关县工商人员拦住。当时,这些人根本不看他们拿出的商品合格****和相关合**手续,不顾他们哭着哀求,便对他们罚款1万元。在他们要罚款票据时,这些人只给他们开了上一次的罚款票据。但是,上次明明交了1.5万元的罚款,而对方给他们开的罚款票据上却只显示1.1万元。第二次交纳的1万元罚款票据至今也没见潼关县工商局寄给他。

  三、每车每年五千 确保“风雨无阻”

  在西安市经营电缆电线生意的一贺姓商户告诉记者,2005年7月27日凌晨,潼关县工商局经检大队以其车上的货物有质量问题为由,强行将他的货车拦下高速。

  这位贺姓商户说,当时他车上拉了3吨多电线和4吨多半成品铝板,在出示了商品合格****等合**手续后,潼关县工商局经检大队的人员却对此置之不理,执意要罚他5万元。他说,车上的电线价值也不过3万元,央求少罚点儿。但是,支忠民却说车上不是还有铝板吗,不行的话他们也要查查。经多次讨价还价,7月28日,贺姓商户被迫交了2.7万元罚款,但当时也没给他开具票据。今年4月1日,贺姓商户前去讨要时,支忠民等人才给他开了一张数额2万元的票据。当被追问其他7000元钱去向时,支忠民等人却说,那7000元被他们开支用了。贺姓商户说,直到现在,他也没有讨到剩余的那7000元罚款票据。

  此外,贺姓商户提供给记者录音证据显示,在当时的讨价还价中支忠民还对贺姓商户说:“只要你每年向我们交纳5000元钱,我保证一年内,我们县工商部门不会再上高速去查你的车。确保你的货车在潼关县境内‘风雨无阻’!”

  四、张张单联罚单 声声血泪控诉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